利川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偷星九月天 番外篇 2

时间:2021-02-20 11:42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利川资讯网
第8章 候鸟会不会停留? 生算不算太久? 未来有没有尽头? 够不够带我走? 傍晚,天空暗了,慢慢刮起了风,山雨欲来。 九月顾不得那么多,利用变装手环趁机逃了

  ——候鸟会不会停留,

  ——生算不算太久,

  ——未来有没有尽头,

  ——够不够带我走,

  傍晚,天空暗了,慢慢刮起了风,山雨欲来。

  九月顾不得那么多,利用变装手环趁机逃了出来。

  她已经联系了Q博士了。可是滑翔翼她用不了,几天下来她的身体已经十分疲惫,只能走路和正在往这边赶来的Q博士汇合。

  轰隆一声响,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天色更暗,没多久,雨倾盆而下,又大又急,温度开始降低。

  雨实在太大,九月抱紧双臂,瑟瑟发抖,在重重雨幕里显得单薄。可是她不能停下来,隐魔锁还牢牢套在她手上,相信十月很快就会发现端倪,通过隐魔锁知道她的位置追上来。

  时间慢慢流逝,一分一秒,夜已经深了,雨还在下,拍打在九月身上,她整个人在雨中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手环传来信息,Q博士的声音响起,“九月,我到了,你现在在哪个位置,”

  “九月,”

  “九月,!”

  Q博士连连呼唤几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太晚了。

  冷风乍起,“啪”一声,手环被打碎在地。

  十月紧紧箍住九月纤细的手腕,力道大得恨不得捏碎她,“九月,你居然敢逃,”

  九月惊恐万分,她奋力甩开十月的手,跑了几步,踉跄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地,浑身火辣辣的灼痛感,身体软绵无力,她忍痛爬起来,想继续逃……

  十月几步向前抓住她。九月身子微颤,嗓子已经哑了,声音似乎还混淆着风雨声,“走……”

  她没能说完,身体摇晃了一下,支撑不住,沉沉地倒下去。

  十月接住九月,看着她的脸。

  九月身上湿漉漉的,脸上已经泛起病态的潮红,样子更加清瘦。睫毛长长如蝶翼,沾着雨水,仿佛刷在他的心头。

  像只流浪的野猫。

  九月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被褥柔软,床头灯的灯光是橘黄的色泽,摇曳着轻曼的一缕温。

  她已经退烧了,虽然站起来时人还是昏沉的,可是比昏倒前好太多了,她似乎已经发了一身汗。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走道。

  走道里铺了地毯,绵软的绒毛很温暖,像是能将九月整只脚都包裹起来。

  走道的尽头有一闪一烁的光亮。九月恍惚地想,应该是他。

  九月侧着身子站在门口,定定地看着他的侧脸。

  远处的十月,正安静地深靠在沙发上,右手轻托着头。

  些许黯淡的幻灯的光效打在他高挑的身形上,照得他的脸庞也忽明忽暗。银色的头发有着丝绸般的光泽,自然地垂落在颈间。从侧面看过去,轮廓深而精致,俊秀的眉宇间流连着尊贵,嘴唇薄而微抿,红色瞳仁隐忍着霸气,给人冷然的肃萧感。

  他长得真的很好看。

  见过他的人,无一不是艳羡的、惊叹的。这么多年来,十月几乎就是遵循着“正太——美少年——标准帅哥”这条路线走过来的。

  他终于发觉到九月,侧头看了一眼,仿佛有些慌乱,语气却已然恢复了冷淡,“舍得醒了,”

  “醒了,不劳你关心。”

  九月转身就想走,可是那种满不在乎的语气刺激到十月了,他上前一把抓住九月肩膀,手劲出奇大,眼里满是血丝,“你也知道痛!”

  她不知道,前一天他回房看到她不在时,第一个担心的不是她逃了,而是怕她被抓了。然而在察觉到变装手环不见时,他一切都明白了。

  她不知道,这种没有道理好讲好寻就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涌现的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对她的在意,快要把他弄崩溃。

  她什么都不知道!!▏第9章▕

  ——你哭一声

  ——你失眠落发

  ——你滞留在最贫瘠的土地上不进不退

  ——但你没死年轻替你抵了命

  钳着九月肩膀的手不由得更加用力。九月身体本来就很痛了,此时更痛。

  她吃了痛,疼到发了狠,抬腿就想给十月一脚,可是没等她伸出脚,十月像是早有预料,一用力,一下将她抡出去,九月狠狠地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

  十月神色一冷,手下一个用力,又将她拽向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掐住她的腰身,将她完全禁锢了起来,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九月觉得浑身血液在那一刻完全涌上脑袋,身上每块骨骼都在咯咯作响,她的脸通红,瞪着十月。连牙齿都在打颤,几乎尖叫,“炎之十月,你混蛋!”

  他残忍地笑了笑,仿佛一点都不在意她眼里的怒气,“呵……我就混蛋怎么着 ,在你心里,我早就是混蛋了。”

  她仅存的理智都丧失了,“你、你放开……唔……”

  十月攸地低下头,强行扳过九月的脸,那个“我”字被吞没在两人的唇齿交缠里,九月只觉得羞愧扑面而来,惊慌后仰,脖子却完全被他勾住,如狂风卷着暴雨般的吻落在九月唇上,嘴唇上噬人的温度,没有温柔,没有缠绵,他强势撬开她的唇,在她口腔里横冲直撞,恶狠狠地肆意妄为。

  他竟然咬她,像是要用疼痛来唤醒她。

  凶狠的,暴烈的,带着那么明显的怒意与惩罚。

  一点余地都不留。

  九月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死命地挣扎,他的鼻息变得粗重起来,仍是不放。

  她能感觉到,他在生气。

  许久,他放开她一点点,额头抵住她的额头。暗哑的声音带着微喘声如鬼魅般传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不等九月作出反应,他的唇又覆上她的,依旧是急迫的不由抗拒的,却少了蛮横霸道,唇舌所掠之处,似是带着深深的依恋。

  九月完全放弃了抵抗。

  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退出来的,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无意间碰倒了什么东西,猛然惊醒过来。

  十月俯瞰着她,像是猎奇的老鹰。

  她顺着墙壁滑下去,就坐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可是这样远,十月仿佛永远都碰不到。

  他突然觉得浑身都疼,蹲下身,手想抚在她的脸上。

  “你快乐吗,”九月突然开口。

  十月的手僵在半空中。

  气氛仿佛崩裂的前一秒,十月站起来,挺直微微僵硬的脊梁,面孔冰冷淡漠,看不出任何的情绪,眼睛冰冷如破晓的寒雾,他转身就走。

  关门,反锁一系列声音硬生生冲击九月的神经。

  九月抱着双膝,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

  ▏第10章▕

  ——你漂泊的定义

  ——就是离开我

  ——我流浪的定义

  ——就是找到你

  时间缓慢流淌,世界在人们所不知道的时候正悄悄发生着变化……

  九月和十月在那晚以后,两人再见时都默契地没有提起,只是关系再次陷入僵持。

  日子依然不咸不淡地持续着。九月被禁锢了一个多月,无论她问十月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十月是铁了心不开口。

  内心深处那份感情是最好的治愈者。哪怕他忘了她,也对她是处处周全。

  除却她的自由,只是方式不对。

  一开始,他囚禁她是为了把她交给K。现在,他囚禁她,是因为她还未开发第七感,路西法和K都一直虎视眈眈。

  他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保护她,只能这样。

  就当他自私吧,内心那种强烈的感情像魔一样驱使着他,他也累得不想再问为什么了。

  他不想让她再有机会离开自己,他能够不顾一切。就算到最后她会恨他,他也不后悔一开始就这样做。

  他不在乎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即使是血的代价。

  可是九月不一样。

  她不知道十月哪一天才醒过来给她回应。她必须离开这里,完成她的使命。唯一的办法是只有完全取得十月信任才可以走,她只能孤注一掷。

  他为了她负了全世界,她为了全世界负了他。

  四年前她这样,四年后她依然选择这样。

  她比他更痛,可她不后悔。

  ……

  ▏第11章▕

  ——仿佛这一刻你才真正属于我完全属于我

  ——你就在我的呼吸里

  ——在我的身体里

  今晚的夜色特别浓重,雾气浮上来,整个世界都恍惚了起来,不真实似幻境,隐隐有静谧的悲伤浮动其中。

  十月安静地睡着。

  房门缓缓被推开……

  一个身影,一步步地……朝他逼近……

  十月睡眠不深,微微的声响让他瞬间清醒,理智和防备统统回归,猛地直起身子进入警戒状态,“谁 ,!”

  却在看到来人时,松懈了下来,他不由放柔了语气,“怎么了,!”

  九月面沉如水,脸埋在大片的阴影里,他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十月忽然伸手,想碰触那张脸。

  九月躲开了他忽然伸来的手,但是唇却覆压在了十月唇上,耐心而轻柔地、辗转反侧。继而她抬起十月双手,轻轻地揽在自己腰间。

  一步一步,攻、城、略、地。

  她突然的靠近实在让十月防不胜防,唇上灼热的温度却让他觉得像是陷入无边的梦境里。

  夜凉如水,夜风穿透窗帘从十月衬衫领口处灌进去,冰凉的触感让他渐渐转醒。

  他的眼神渐渐变暗。

  理智像困兽,束缚了自我太久。强势的本性本能抬头,一旦冲出牢笼便再无法控制,该是他主宰的时代来临了。

  他反客为主,一手按压住九月的后脑勺,一手揽紧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顺势跌倒在床,九月压在十月上方。

  十月视线直直地落在她脸上,抬手,食指沿着九月的唇慢慢滑过,几乎带上了某种侵略性,“你是认真的吗 ,”

  九月仍然不语,低下头,轻啄了十月的唇两下。

  于情勾人魂魄。

  当九月在他唇上落下轻吻的那一刹那,十月心底最后一道防线被瓦解。

  他从来都不是会轻易冲动的人,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令他感兴趣的事,可是偏偏是她,令他不能抗拒,情不自禁地想要沉醉。

  她给的,他拒绝不了。

  一切都失控了……

  十月不由自主地,抬起修长的手指缓缓解开九月头上的发带。柔顺的发一下子铺下来,发梢垂在十月脸上、颈上,酥酥麻麻。

  九月不同于平日里的模样,在月光的倾泻下,她的脸像是覆着一层水光,衬得有种异样的妩媚。

  十月从她的发丝间穿手而过,抱着她的头,用力一带,把她反压在身下,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了下,眼里毫不隐瞒地流露出一个男人对心爱女人强势的占有欲。

  他灼灼地凝视着她,用眼神征求她的同意。

  只要她有稍微一点点拒绝的意思,他就放开她。

  九月抬手环住他的颈项,尽是令人心动的温柔。

  下一秒,男人不再犹豫。

  衣物散落一地。她的眼前闪过一片缭乱。

  ……

  这夜,月色如许,春光旖旎。

  ▏第12章▕

  ——我经过了一个老掉牙的故事

  ——我停留的是留不住的影子

  ——在你的门前有没有我们的缠绵

  ——在你的窗前有没有我们的流言

  天快亮了。

  淡淡熹光里,他的眼角眉梢很是柔和,卸下了所有抵御力和攻击性,总是冷凝的面容全舒展开来,嘴角弧度微扬。这一晚,他睡得很好很踏实。

  全心全意拥有她,他并没有想太多。

  九月倚在他身上,久久地凝视,像是要将他的样子深深刻在脑海深处。

  最后,她轻叹一声,想坐起身来。

  “……”

  要怎么样才能把他紧紧箍在她腰间的手拿开又不会弄醒他 ,

  这是个难题……

  九月实在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弄开。看他依然沉沉的睡颜,她松了一口气。

  转过身时,月光洒到她身上,她低下头,清楚地看到身体上面绵延不断的痕迹。

  她正沉思着,却没看到身后有一双手……

  身后有一双手突然握住她的腰肢,九月浑身一震。

  “九月……”

  听到声音,九月尽力抚平波动的情绪,微笑着转过身,重新靠在十月身上,十月感觉到属于少女身体特有的柔软。

  “弄醒你了 ,”

  十月没回答,抚着九月的头发,半眯着眼看她,显然还没完全转醒。

  九月突然捧住十月的颈脖,浅浅地,在他额头上覆上一吻,又缓缓转至到耳朵、脸颊、眉心、眼睑、脸颊,再从鼻梁的弧度——

  到唇。

  “……”他想说话,却被九月用滚烫的热吻堵住。

  九月越吻越深,十月呼吸一窒,是熟悉的感觉,却哪里不一样了……

  他好似尝到了另一种味道……

  有点苦涩……

  有冰凉的水滴到他脸上……

  是什么……

  突如其来的困意,他什么都来不及深想……

  “睡吧……”九月的声音像魔咒般飘飘渺渺……

  他抵抗不住……

  再一次陷入温柔乡……

  ……

  次日。

  已是正午。初阳光斑明晃晃的,透过早雾一缕缕洒落进房间。

  十月揉揉睡意朦胧的眼,渐渐清醒,他如同习惯那般向右伸手一捞,却捞了个空。他霍然睁眼,才发现整张床只有他一个人,身边空空如也。

  “九月。”他抓起浴巾围住身体,起身寻找她。从浴室到厨房到客厅再回到房间,全找了个遍。

  房间里留存的她的气息、床单上的印记、以及自己身上被女性指尖紧握过的痕迹,全是两个人纠缠过的证据。

  可哪里还有九月的身影 ,!

  十月站在房间中央,望着窗外。有微风从窗口灌进来,呼呼声像是从他的心脏间穿过,将那个才被幸福填满的地方,硬生生地凿出了一个黑洞。

  痛感铺天盖地地笼罩着他,他伸手捂住胸口,疼得弯下了腰。

  他以为经过昨晚,他们之间终于往前迈进了一步了。

  可她却不告而别。

  竟再一次离开他,再一次。

  “九月!!”十月咬牙低吼,铁青着脸,拳头紧握。

  可回应他的,是满室的寂静。

  ▏第13章▕

  ——让我再看你一眼

  ——星空和黑夜

  ——西去而旋转的飞鸟

  ——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

  九月被禁锢的一个多月里,外界发生了很多事。

  沧月等人在波塞冬成功拿到最后的元素石。三月为了复活四月,不惜为K卖命,几乎杀光了VV学院的人。琉星战斗时被暗月战队的四号锁入魔界。破军想救琉星,却被K下套杀死。K集齐了土、木、金元素。世界一片狼藉。

  九月找到Q博士,利用最后的元素石,成功开发了第七感。

  她在冥想城解决了鬼道后,在废墟上遇到十月。

  ……

  ~~~~~~~~~~~~~~~~~~~~~~~~~~~~~~~~~~~~~~~~~~~~~~~~~~~~

  周围重归宁静。

  九月没松懈下来。这般森冷,只叫她觉得诡异非常。

  她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道冷硬而强烈的压迫感直直打过来,如锋利的刀片般。

  九月手里的光元素还没有消除,她作好了再一次战斗的准备……却在转头的那一刻,她的脸色瞬间变得生硬苍白,无力感十足。

  他来了。

  他终于找上她了。

  他全身上下的线条都是硬的,没有半点柔软,像要毫不留情撕开她身影,把她撕碎为止。以那种决绝的姿态走过来,一步一步,带着赶尽杀绝。

  九月直觉想逃,但身体不受控制,整个人像是被人钉死了一样茫茫然站在原地,视线是飘散的,不知该落到哪里。

  来不及了。

  她深度恐惧的表情当即落入十月眼中。

  ——“你很紧张,怎么,我让你这么紧张吗,”

  ——“你在害怕,怕什么,你做了什么事这么害怕,”

  字字咄咄逼人,声音阴郁到了极点,陡然森冷。

  走近了,走近了。

  身上冷烈的气息在一刹那间席卷她四周。

  十月伸手,一把扯过九月的手。然后,抓紧她的手按压到他的胸口前,一味发了狠的骨节用力,像是恨不得让她掐进自己的血肉里。

  ——“你感觉到心跳了吗,”

  ——“我感觉不到。”

  ——“那晚我已经剜除了整颗心交给你。”

  风呼啸而过,九月任由他抓着,死死忍痛,沉默无声。

  ……

  当她以为两人就这么僵持下去时,十月却突然松开了她的手,断然讥诮出声——

  “回到我身边。”

  “不可能。”

  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十月的身体一下子僵住。

  “不可能。”九月闭了下眼睛,再睁眼时看着他时只剩下决绝,“十月,我不是你的任何人。我不可能回到你身边。”

  她不能妥协,她不得不做得够绝说得够清楚。因为她比他更没有退路。

  一句又一句重复的不可能,无非是逼迫他一遍又一遍清楚认识到,自己究竟可以失去她到怎样地步。

  原来可以到这个地步。

  “你太残忍了……”残忍起来摧枯拉朽。

  似乎所有凌厉都褪去,他的表情在一瞬间悲伤无比。散发着无边的孤独,那是一种由时间堆砌而成的孤独,无可救药。

  他就近在咫尺。

  痛彻、凉薄。▏第14章▕

  ——伤口可以愈合遗憾可以弥补

  ——说不爱也没关系只要我爱你就好

  ——至少你还在我身边

  她突然想为他做点什么,抱紧他、亲吻他、耳鬓厮磨,用身体的温暖碰触他的心伤,融化抚平他深埋眼里那道时间的伤痕。

  可她什么都给不了他了,她伸出手。

  至少让她再触碰一次这一张绝望的脸吧……

  下一秒,她的手滑过了微凉的空气,然后趋于安静,一无所有。

  他的身体先于她退了后。

  “你把你自己当什么,你对自己的定义是什么,”

  “傀儡,取悦我,供人玩乐,”

  九月的心狠狠一沉,她没有一丝动容,在十月看来等于默认。

  十月在一刹那间愤怒至极。一个月以来他对自己的自我催眠,崩塌只需一秒钟。

  他抬手挑高她精巧的下颌,狠狠咬了下去。

  “九月,你为何唯独对我这么狠 ,”

  “对不起……”

  云淡风轻的歉意丝丝入扣,十月忽然笑了,笑容透着一股苍凉。

  从骇静到暴烈,从惊骇到平和。手上硝烟散尽,眼中暴力褪去。

  “走吧……”

  “什么,”九月半响都没反应过来,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走吧。”他重复了一遍,声音绕唇而出,在凉旷的空间低空飞行,“不惜出卖自己也要逃走。既然牺牲掉了,总要牺牲得有点价值才对。”

  比起她不要他他束手无策,他更不想看见她失去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东西。

  她离开太久了。心底除了怒火,更多更多是惊慌。他终于不得不悲哀地承认,固执地要找到她,内心深处不是为了发泄痛苦和不甘心,而是为了确认她还在。即使她明目张胆地逃离,哪怕她疏淡冷漠地如同陌生人,可是至少她还在。

  是他没用。感情的戏,他没演技。

  镜花水月般的光影,眼前还是这个人,静静看着她,眼中倒影全是她,温柔得不像话。仿佛下一秒就算世界崩溃在他眼前,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走,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

  “……”,她最后一眼看他,用心地,记在心里。这一眼不过瞬间,这一眼却是万年。

  她仿佛看懂他,她在心里默念:十月,我不是不要你,是要不起你,我没有骗你,是真的。

  她爱他,同样爱得够深,只是她存心让他看不见。

  我欠你整个人生。

  ……

  等九月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十月才收敛起所有情绪,音质清冽,“别躲了,出来吧。”

  四周沙沙的风声像是腾起的杀意——“呵呵,别来无恙,多情的王子……”

  ……

  ~~~~~~~~~~~~~~~~~~~~~~~~~~~~~~~~~~~~~~~~~~~~~~~~~

  没错!缪尔五世像风一样的男子般说来就来了!

  K血池炼化成功,只差一具身躯承载自己的力量,恰好他看到我家阿十和阿九两只小白鼠!

  植入恶灵的十月和K半同体,能提前预知察觉到K的靠近,所以找了个什么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的借口支走了不知情的九月,一个人留下来对付K。他知道他现在的力量已经压制不住K,但是能拖延多久就多久,至少确保九月的安全。

  K敢植入恶灵自然有对付的办法,只是那时候他吸了病毒体,力量正逆向流失才对十月无可奈何,当然他也没料到十月会这么快叛变,让他去抓九月实在是失策之举。

  恶灵既能增强人的能量,也能反噬,K利用这一点打倒十月趁虚而入,十月身体被K灵魂入侵。

  其他剧情就按偷星发展了~

  不过!九月去魔界找回琉星,顺利同他一起回来了。看到被附身完全成魔的“十月”,她曾经试图唤醒,可惜无果。

  之后众人在南极和K对抗,K召唤各种鬼怪袭击地球,并准备让卡伦卡亚星降临替代地球。K和琉星打得水深火热,趁琉星重伤无意识时,K准备穿透他的心脏置他于死地,九月突然挡在琉星面前,替他承受了这致命的一击,K浑身沾满了九月的血,灵魂一瞬间从十月的身体里逼了出来。

  ~~~~~~~~~~~~~~~~~~~~~~~~~~~~~~~~~~~~~~~~~~~~~~~~~▏第15章▕

  ——炎之十月

  ——我的秘密只有四个字

  ——我以我的灵魂太过匮乏为由

  ——把这个刻在心头上的秘密长埋心底绝口不提

  ~~~~~~~~~~~~~~~~~~~~~~~~~~~~~~~~~~~~~~~~~~~~~

  十月刺穿九月心脏的那一刻,依米花飘飘而下,他通过九月的内心深处,得知她当年背叛黑月铁骑的真相。

  ~~~~~~~~~~~~~~~~~~~~~~~~~~~~~~~~~~~~~~~~~~~~~

  四年前,水晶球里的预言是九月的光剑,刺准十月的心脏。

  四年后,结局如九月所愿改变了……

  十月刺穿了她的心脏……

  ……

  大片大片的血,带着自我毁灭的倾城艳丽。

  “九月……”十月整个人颤得厉害,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她的声音、她的笑容,她所有的一切,他都想起来了。她用她的血,让他所有尘封的记忆全部苏醒。漫天盖地,他想镇压都来不及。

  十月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向浑身是血的她。

  拥她入怀。

  深深深地,抱紧她。

  他圈住她的身子,她整个人都被他锁进怀中。额头紧紧贴着他的额头,四目相对。他就这样抱着她,好深情。

  “九月,我疼……这次一定要等我回来啊,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知道了吧,”

  “……我和你一起……绝对不会放你自己走……再也……不放你走了……”九月微微扯出一丝笑。

  她的笑清晰浮现在他眼里,嘴角细微的笑纹,清秀隽永,这样美,像含苞待放的花朵……仔细回忆起和她屈指可数的相处里,她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真正地,对他笑过了。

  ——从这一刻开始,我再也不会把你独自丢下,一个人离开了。

  ——你对我怎样都好,我都甘之如饴。

  “……你听见了吗,”九月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问他。

  你说,四年前独自离开的女孩是何等心情 ,

  不止悲伤和绝望,还有为挚爱的人付出的决心。不成为他的拖累,让他去拥抱更好的未来。

  他们认识很久了,她也不在他身边很久了,从未开口对彼此表露过一丝一毫的关于爱的心迹,却依然将一生中如珠似宝的最美好的时光都给了彼此。

  这就是爱。

  我爱你,你听见了吗,

  “嗯……听见了……听见了……”他的肩膀剧烈耸动,眼泪源源不断地从眼眶中滚落下来,终于如孩童般痛哭失声。

  ……

  ……记忆的齿轮倒转回十月和九月幼年的光景……

  “九月,”十月走到九月房间门口时,九月正盘着腿坐在床上拿着把小刀不知道在床头上刻着什么。

  十月见她没有反应,只好走过去敲了敲她的头,谁知九月还没抬起头来就突然一脸防备地用手捂住刻的地方,像做了亏心事心里发虚似的。

  十月失笑,不理她的举动,自顾自地告诉九月,K要他们出动执行的新任务,而后就走出房间。

  所以他也就没看到她刻的是………炎之十月。

  ——炎之十月。

  ——我的秘密只有四个字。

  ——我以我的灵魂太过匮乏为由,

  ——把这个刻在心头上的秘密,长埋心底,绝口不提。

  ……

  十月,我们说好的时光,原来这样短。

  这是九月和十月认识的第二十一年。却像是他一生的完结。

  九月,我这一生,在这一刻,仿佛走到了尽头。

  ▏第16章▕

  ——你是风吹过

  ——刺穿平静的空气

  ——不哭不笑生长

  ——然后不着痕迹地消失

  ~~~~~~~~~~~~~~~~~~~~~~~~~~~~~~~~~~~~~~~~~~~~~~~~~~

  在目送九月化成一缕光飞逝后,十月不得不强忍悲痛,和琉星等人一起对付附身上古巨人的K。十月愤怒至极,势必置他于死地,但最后牺牲自己也没能成功与K同归于尽。

  最后真神出现,吸走了所有人的异能让地球恢复到陨石还未降临地球的时候。缪尔五世被传送回卡伦卡亚皇陵,与芒雅公主永远在一起。

  无论是九千年前,还是九千年后,所有一切干戈都化解了。

  所有为战斗死去的人,也被真神复活。十月在回到人间之际,认出真神是九月。

  众人在墓陵祭拜玄月时,十月告诉众人,他依然能感觉到九月的存在。

  他在雨中发誓,无论她在哪里,他一定会把她找到。

  ~~~~~~~~~~~~~~~~~~~~~~~~~~~~~~~~~~~~~~~~~~~~~~~~~~

  小溪潺潺地流淌,水声泠泠作响。僻静小道上落满花。万物装饰着别致的树林,鲜艳不似人间应有的娇美。

  “很痛吗,”十月神色担忧。小心翼翼地把九月扶在树下后,伸手,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停在她的脸上,抚开她被风吹乱的刘海。

  做任务时,九月不慎被怪物打伤,脚踝处出血不止。

  “还好,不用担心。”她仍忍着痛这样回应十月。

  “上来。”十月倾下身。

  “不用,真没事。”

  十月了然地说:“你不让我背,”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一股凛然在他的眉宇间流转着,唇边却突然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微笑。

  “……”九月打了个寒颤,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要我抱着你,”

  噗……

  九月愣是装淡定闻言也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一边咳一边用眼神控诉十月:拜托,不要这么突然飚出这么一句话好不好!

  强硬,不容分说。九月受伤的时候,十月就会这样。

  “背吧……”她拗不过他。

  十月看着九月白皙的脸蛋已然染上了两片嫣红,是14岁少女单纯害羞的反应。他的眼神重回柔和,唇边缓缓绽开了一抹温雅如玉的笑容,“上来吧。”

  心,出乎意料的骚动。空气中流转着令人心悸的感情。

  少年少女干净青葱。两个叠加在一起的影子,相依相偎。

  ………………

  窗外花香伴着阵阵清风,在十月四周肆无忌惮地弥漫开。是记忆中最熟悉的味道。

  时间如流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尽管很痛苦,他却仍然撑了过来,依靠这些旧回忆。

  你回来吧。

  十月将九月的单人照相框拾起,贴在胸口前,他心里一痛,微微闭眼,他在心底对她说:你回来吧,你回来,我就还你一辈子的时光。

  如果她回来,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敢言爱,他会对她说:我要给你一辈子的幸福。他想陪她继续走下去,把世界带给她。

  她却一直没有回来,好像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般。

  也许他的女孩去了远方,永远都不会回来。也许她明天就回来,都说等待是爱情里最无望的却步,可除了等待,他找不到更好的方法。

  ……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